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玄幻仙侠- 新杨门女将前传
新杨门女将前传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 亚洲日本香蕉视频观看视频_日本高清免费一本视频_天天狠天天透天天爱]

地址发布页:

 第一

  北宋年间,杨门年轻女将穆桂英率领的宋军在雁门关之战中大败,乱军之中
她与自己残兵走散,只身一人陷入辽军重围之中。

  这天,穆桂英被追到山间的一条小溪边,她连续逃跑了两天,早已体力透支
,香汗满身,看见这条清澈的小溪,女儿家性起,也顾不得追兵将至,心头一横
,决心先在溪中洗个澡。

  于是脱光衣裤,赤裸的下水,练武之女,身材更是柔美娇弱之级,穆桂英乳
房娇挺上翘,淡红色的乳头在水滴的映衬下闪闪发光,她的玉手一面向自己身上
撩水,一边伸向跨下,拜开细嫩的阴唇,用一块绣花手帕搓洗自己的阴道。

  她跪在水中,一手按乳,一手来回搓动夹在阴唇中的手帕,朦胧中高潮渐起
,情不自禁半闭秀目发出低低的「呜呜」声音。她越搓越快,娇叫之声越来越大
,搓动中,穆桂英高潮到来,在水中的阴道喷出粘汁,跪在水中的小腿下意识的
发力,人不由的挺着乳房从水中站起,翘着屁股头高高的扬起,身体成S形。

  她头上的金钗在摆动中掉落,一头乌黑的长髮飘落在雪白的肩头更加妩媚动
人,穆桂英双腿白美修长,一双玉脚站在水底更是清香可人。

  此时的她如出水芙蓉,赤身展现在阳光之下,清丽的脸庞上泛出红晕,阴道
中的粘液顺着大腿哗哗的流下,分不清是春水还是溪水,在手的搓动中,穆桂英
本能的抬起一条腿指向空中,绷起一只小脚,陶醉的娇吟。

  这时周围突然传来漫山遍野的淫笑,穆桂英一下清醒,却发现四小溪周围不
知何时起满是辽军。

  一队长调戏到:「女将军好有雅兴啊!何不继续在水中跳个舞给兄弟们看看
?哈哈~~」

  周围又一阵哄笑。

  穆桂英自知已被重重包围,在劫难逃,反而平静下来,她随手在河边摘下几
朵野花,编了个小小的花环将秀髮从两边束起,垂落肩头,仪态舒雅的裸着身子
,挺着乳房从水中走上岸。

  穆桂英在战场杀敌无数,辽人稳风丧胆,如今双颊微红,花环束髮,赤裸娇
躯,金莲点地,娇喘连连,阴唇上还挂着刚才高潮中流出的春水,哪有半点女中
豪杰的影子,但是辽人仍有惧怕,竟然四下纷纷后退几步。

  她从岸上拿起随身的玉女剑,脆声声地说:「辽狗,来吧!」

  一辽人将领笑到:「女将军今日临危不惧可敬可敬,但若徒做挣扎,纵然你
有天大本领,也难免死与刀剑之下,不如就擒,再做商议不迟。」

  穆桂英也明白,今日抵抗仅是妄死,到不如留下有用之身,待八妹,九妹来
救,再图大计。

  穆桂英稍稍沈吟,说道:「今日不幸落在辽狗之手,生死有命,本姑娘这娇
弱之躯,就任凭你们处置了!」说罢,玉手一扬,「叮噹」一声,将玉女剑掷于
地下。

  那将领道:「女将军识大局,那请了!来人啊!把她绑了。」

  穆桂英双手被押在身后,两辽兵用红稠丝带将她两手绑住,如斯她的两个雪
白乳房和黑茸阴毛及红润阴唇便清清楚楚地展示在众人面前了。此时穆桂英已无
反抗之力,那辽兵不再惧怕,伸手抓住她的一只乳房,用力一摸,她那只柔软的
奶子,在胸前摇晃了两下,硬了起来。

  周围又一阵淫笑,穆桂英看到自己的盔甲与衣服早已被辽兵拿去,肚兜,内
裤,玲波袜之类贴身小衣更是被辽兵抢去把玩,心知这衣服是永远也不会再穿上
了,便走向放衣服的那堆辽兵前。
那些辽兵看穆桂英走来,纷纷停下,她双手反梆身后,只能用脚拨开地上的衣物
,灵巧地找到了自己的绣花小鞋,一只脚弓起,刚刚插近鞋一半,就听,那辽人
将领喊到:「女将军何必穿累赘之物品?这边请上马!」

  穆桂英听后,心头一凉,知道这班辽军要让自己一丝不挂,更加羞辱自己。

一辽兵牵过一匹战马,穆桂英抬头一看,心头更加冰凉,只见那马鞍子上竖立着
一一尺来长,直径三寸的圆棒,她知道自己难逃被淩辱的劫难,却又不甘心就这
样上马,犹豫间,周围起哄声减起:「怎幺了?女将军不会骑马了?还是不穿衣
服就不敢上马?」

  穆桂英又羞又怕,玉脸惨白,小腿也微微发抖。

  那辽人将领看到她阴道中竟然还夹着那块绣花手帕,淫笑道:「女将军闺中
工夫果然一流。」

  穆桂英又被言语调戏,更加羞怯,两腿一鬆,夹在阴道中的手帕飘然落下,
而那手帕是女儿家心爱之物,她不忍心丢掉,便用大脚趾夹住手帕,五根脚趾一
圈,牢牢的把手帕夹在脚心。

  「还不快请女将军上马!」

  说罢两名辽军骑兵从两边上来,一人抓住穆桂英一条退,以劈叉之势拉开,
架于马上。

  穆桂英的阴道直对着马鞍子上那直竖的圆棒,那两辽人稍微一鬆手,棒便插
入她的阴道,对準了方向后,那将领下令道:「请!」

  那两辽兵同时鬆手,穆桂英高潮刚刚结束,阴道中又湿又粘,毫无阻力,噗
的一声,屁股一下坐到了马鞍上,一尺来长的棒子从阴道直插到底,女子阴道插
入这种东西,刺激可想而知。

  穆桂英「啊」的一声,柳腰一下挺成弓形,一对乳房直楞楞的翘起在空中,
仰起头几乎贴到马背上,双腿本能的一夹,拍到马肚子上,那辽国战马一下得到
命令,便向前飞奔起来。
辽军淫笑的骑着马把她围在中间议论纷纷。

  山路跑动中,上下颠簸,穆桂英阴道中被插入这幺长的圆棒,早已意乱情迷
,不的要领。由于一双玉脚踩不到蹬子上,身体不能固定,随着马儿奔跑,那棒
子一上一下的抽插她的阴道。

  穆桂英双手反绑身后,阴道中春水四溅,不知道如何抵挡这种刺激,只能娇
叫连连。她心理清楚,如果不能让自己固定在马背上的话,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
因为高潮而虚脱,想到这,穆桂英一双玉脚死命在马肚子上寻找。

  终于,她的一只脚插进了一个马蹬子,心口一喜,另一只脚心圈着手帕的玉
足也伸进了蹬子,虽然阴道中还插着那要命的东西,但是身体不在颠簸起伏,圆
棒不再抽插阴道。

  一瞬间,轻鬆了许多,穆桂英低下头大声的喘着气,额头上的秀髮粘着汗水
沾在一起,一对乳房由于大口的喘气而起伏,马鞍子上的锦缎被从阴道流出的春
水浸透,滴滴的流在地上。

  傍边又有人说到:「女将军果然骑术高明!哈哈哈哈~~」

  穆桂英全身虚脱,花容惨澹,双目垂下,心想到自己堂堂杨门女将,竟然落
的如此下场,不由嘤嘤的哭了起来。





  第二回

  宋军在雁门关失败的消息传到天波府,上下震惊,又有残兵回报,穆桂英与
大家失散,已落入辽人之手,一时间杨家女将各个焦急万分,要出兵相救。

  杨八妹平日与穆桂英姐妹感情最好,现在更是着急,向佘太君请令道:「八
妹愿带兵出征,扫平辽狗,平定雁门,救回穆姐姐。」

  佘太君知道她救人心切,便下令她带亲卫军出征。

  宋国连年征战,已无多少男丁在边关。杨八妹亲卫部队乃是三千年轻美貌的
女兵。这些女兵都来自江南水乡,本都是大家闺秀,女红刺绣,抚琴嬉闹之小姐
,但是战事吃紧,她们决心报国,也都纷纷参军,虽然战斗力不强,但是人心很
齐。

  不一日,杨八妹带兵已到关前,三千女兵与辽兵关前排开对阵。

  八妹的三千女兵分为三队,一队苏州步兵,清一色红装上阵,短髮扎成羊角
小辫,上身只用软红布束住乳房,腰间繫一红绳,绳上挂一块两寸见方的苏州女
红刺绣遮羞布,垂吊在胯下前面遮挡住阴户,修长白嫩的双腿成八字行站立。一
双双玉足赤裸的踩在地面,手握长枪,除此之外,各个女兵身上再无一衣物。她
们一个个长枪指前,金莲微弓,妩媚的脸膛上表情严肃,严阵以待。

  另一队为扬州刀兵,以黄装为主,各个秀髮披肩,为得近战之易,上身仅左
乳带护心镜,右乳娇挺,下装短裙,仅遮至臀部,赤裸双腿,脚着凤头鞋,以显
示轻便。她们一个个持刀而立,整齐如一。

  最后一队是杨八妹的精锐无锡骑兵。她们一个个国色天香,金钗束髮,用花
朵结成披肩披在肩头,一对对乳房挺立,粉红色的乳头从花丛中直对敌人,下身
为骑马方便,不着衣物,仅在阴道与马鞍接触的地方垫些嫩花,黑色的阴毛与五
彩的花朵格外的搭配。金莲为了踩在蹬子上,仅足尖至脚心一半用软布清缠,骑
在马上,一个个媚武非常。

  阵前一匹白马,马上自是主将杨八妹。只见八妹,头带凤冠,肩披彩袍,上
身用牡丹花编製成一条小绳绑在胸前,跨下马鞍为合花所制,紧帖阴道,八妹尚
小,阴道四周无毛,白花花的剎是好看,手腕足腕各带一花环,手持越女剑,俨
然花中仙子一般傲然独立。

  只听杨八妹朗声道:「辽狗听着,只要你们退出雁门关,放回穆姐姐,则我
不再追究,否则,我门精锐红颜军必定杀的你门片甲不留!」

  话一说完,三千女兵同时娇叱声「杀!」声音婉转清脆,缭绕山谷。

  辽军主将哈哈打笑,道:「退出关自然不可能,不过,你们要你们的穆姐姐
,就看本事了。」说完手一招:「带出来!」

  辽军阵营中闪出一道路,道路尽头上设一高台,台上一柱,上缚一女,那女
子浑身上下一丝不挂,花瓣束髮,面容清秀,神情憔悴恍惚,一只脚睬在地面,
另一条脚给从侧面脚腕处用绳子繫住,高高挂起,小巧的脚指紧勾,脚心中还夹
着那绣花手帕,扯开的阴道中连根插着一支不知有多长的长棒,一对乳房仍然坚
挺的翘着,只是乳头四周被捏的又红又肿,这不是穆桂英又是谁!

  八妹心疼的大叫:「姐姐!那群禽兽把你怎幺样了!你坚持住,我们这就来
救你!」

  穆桂英听到声音,抬起头,看到八妹,心头 一沈,只弱弱的喃呢:「傻妹
妹,你怎幺来了!快逃啊。」就又晕过去了。

  只听辽军将领大喊:「兄弟们抓活的,这些美娘儿身材柔美,床上工夫好的
很呢,谁抓住了,就任由他享用了,哈哈哈~~~」

  一时间淫叫震天,从雁门关四面八方冲下十万辽兵将,将杨八妹三千女兵围
在中心。

  八妹心道:「不好,中奸计了!」

  红颜军被围在中心,但围而不乱,三千人马围成一圈,刀兵在前,枪兵在后
,骑兵保护八妹奋力拚杀。整个山谷女子叫杀之声迴荡不绝,煞是好听。

  那苏州女枪兵虽然娇小力弱,但前仆后继誓死不退。只见一典型南方姑娘沖
在阵前,上身束乳布和下身遮羞布早在争斗中脱落,全身赤裸,但一桿枪舞的秀
美绝伦,双乳乱摇,肩头虽然已中一刀,但是仍死战不退,又挑翻一人。但很快
无奈地身在重围,被五六个辽兵按住,双腿被抓住掰开,用枪尾向她阴道中一插
,姑娘羞叫一声昏死过去。

  杨八妹几次要冲入辽军营中救出穆桂英,但是都被挡了回来,头上凤冠,肩
上披风已在混战中落掉,心下一急,提前行经,只觉得小肚发凉,经血从阴道中
留出,把马鞍上的百合花染红一片,急的大叫:「谁能救回穆将军,重重有赏!


  旁边一杨州刀兵队长娇声道:「大帅放心,小将愿往!」说罢,领部下数十
人提刀杀入重围,数十女兵同进同退,乱刀飞舞,辽军顿时大乱。但不多久,地
上便散落凤头小鞋,短裙等女兵之物,七八个姑娘已被擒住。

  一女兵挥刀死战,左乳护心镜已被砍坏,右乳中一箭,下身短裙早被扯下,
两片阴唇咬的很紧,一看便是处女之身,她双脚之中,仅左脚还穿有小鞋,活动
本就不方便,右脚恰好又踩到小石子上,滑到在地,辽兵一拥而上,在女的娇叫
声中,把她绑住又要往阴道中插入自己的兵器,以表示为自己所擒。

  那知这女兵乃处女之身,又受惊吓,阴道夹的更紧,那刀把死活插不进去,
辽兵一急,索性把她翻过来,掰开肛门,将木柄插了进去,那姑娘肛门被插早没
了刚才的威风,吓的「哇」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  那扬州女刀兵队长眼看自己手下越来越少,便死意以决,又反身杀入阵中。
杀了一阵,就只剩下孤身一人被数百人围住。她的护心镜及短裙,早已在混战中
脱落,两个乳房在胸前蕩着,胯下黑茸的阴毛被汗水黏成一处。

  辽兵看她已是浑身赤裸,几乎虚脱,几近成囊中之物,便存心玩弄,这个上
前抓一把乳房,那个上前摸一下阴道。
这女兵队长叫沈如玉,乃是扬州大家之女,向来端庄,如今重围被困,又遭调戏
,又羞又怒,心头一横,举刀再砍,哪知这一刀也没能砍下,原来她的手在空中
被辽兵从后面抓住,一下把她拉成大字行,动弹不得。

  她娇骂一声,抬起玉腿一横扫,但无奈少女苦战太久,早已无力,又被另一
辽兵抓住脚踝,挣扎了几下便再不动了。

  那些辽兵看她貌美,竟一人拖住她的屁股,把她像小孩尿尿一样分开双腿,
另一人就直接脱下裤子,将肉棒插入她窄窄的阴道抽插起来,身后那人又将肉棒
插入她的肛门,同时进退,一时间,沈如玉羞的不能控制自己,「啊啊」的羞叫
起来。

  杨八妹眼看自己和穆桂英被辽军越隔越远,手下女兵越战越少,放眼看去,
还有些姑娘被分成多块围在乱军只中,久战之下,不是战死,就是被生擒轮姦。

  山谷中女兵喊杀之声音渐弱,取而代之的是女孩们在被玩弄的情况下发出的
娇弱呻吟与哭声,更加凄美婉转。

  杨八妹眼见此势便下命令道:「前军做后军,全军撤退!」

  辽兵看杨八妹要撤退,高叫:「这些娘儿要跑了,大家快追啊。」

  八妹无奈,又翻身再杀。就这样,杨八妹在女骑兵的保护下,反覆冲杀一天
,又有不少姑娘落后被俘,受辽兵轮姦。就这样渐渐甩开辽军。

  第二天,她们跑到一峡谷内,听女子被蹂躏惨叫之声渐远,稍微安心,在这
里稍做休息。八妹放眼看去,身边仅剩最亲信的「柳莺十二骑」,和少数扬州、
苏州刀枪兵。

  姑娘门各个独自喘着粗气,有的上下身精光,有的披肩淩乱,小脚上缠的白
棉布早脱落,赤着脚踩在蹬子上。有的姑娘更惨,阴道下垫的嫩花已不知道去向
,女儿家最纤细幼嫩的阴唇直接在马鞍上摩擦,一些女子受不住这样的刺激,阴
道中直接流出水来。

  八妹看她们形容憔悴,乳房下垂着,哪有半点柳莺的风範,不由的哀从心起
。这十二个姑娘,本是无锡城内最美貌的才女,各个琴棋书画无所不会,虽然都
身为处女,但各个闺中工夫可以以一敌百,哪知……但是不等杨八妹再往下想,
四周喊杀之声又起。

  女兵们疲惫不堪,无法再跑,哀叫一片,歎自己命苦。万分危机之时刻,「
柳莺十二骑」中闪出一人,众人一看,是无锡茶商之女王瑶,只听她柔柔的说道
:「你们快保护大帅撤退,这里由本姑娘抵挡。」

  杨八妹急道:「要走一起走,你一个人想怎幺办!」

  王瑶道:「小将自有主张。」说罢翻身杀向辽军。

  八妹无奈,和众将急走。回眼看去,王瑶在马上轻解花巾,光着身子翻身下
马。八妹心头一惊,只见她一腿着地,一腿抬起,摆成仙女指路的姿势,阴道直
对辽军方向。

  王瑶本性温柔,她知道当下就是要多拖延些时间让八妹逃跑,想凭自己处女
之身吸引辽兵时间长点。八妹也想到这,泪留满面。

  只见王瑶已被敌人围住,一人握住王瑶的脚跟,挺腰将肉棒向她阴道中一顶
,王瑶本能头仰头一仰,身后又一人拖住她屁股,将另一肉棒插入她肛门。王瑶
前后受辱,只得摆动头张口羞叫,哪知又一辽兵按住王姑娘的头,将肉帮插入她
的口中。王瑶虽然身材秀美,性格内向,但女孩家第一次被干竟是三龙戏凤,不
由的控制不住,绵绵的淫叫了起来。

  杨八妹不忍在看,扭头继续急跑,身后传来王瑶「呜呜」的呻吟也越来越弱
直到再听不见。就这样她们兜着圈子跑了三天,杨八妹他们仍然没有甩掉追兵。

  第三天早上,八妹在一块空地排开阵势,向着女兵道:「汝等与吾随同为女
流,但国家大事,人人有责,今奉命击敌却遭遇奸计,援军无望,我等当奋勇杀
敌,尽忠报国!」

  那些女兵小的不过十来岁,大的二十出头,听到这话,各个情绪激昂,纷纷
表示愿在此地与敌人一决死战。说话见,辽军大军已到,漫山遍野,黑压压一片
,女兵们又振奋精神,直待撕杀。

  突一女兵道:「我们姐妹中大多都是处女吧!」

  语气竟是女儿家闺中嬉闹之调,女兵们死意已觉,反而坦然,纷纷嬉笑道:
「是哦,我是嘛,姐姐,你是吗?」

  一时间竟然软语莺声好不热闹。

  那女兵又说:「姐妹们各个貌美如花,又青春年少,只是今天必定落入敌手
,要遭蹂躏,但是,绝对不能把自己的闺女身子给了辽狗!」

  说完,分开双腿,手持剑柄往自己阴道中一插,「哼」了一声,处女红从阴
道间流出,躺在白白的大腿根部,很是鲜艳。其他女兵见状,纷纷效仿。

  杨八妹仅十八岁,亦是处女,下令道:「姐妹门,听我将令:脱尽衣衫!」

  说完杨八妹撕下了自己胸前的花巾,一对乳房昂然俏立,乳头在汗水的影射
闪闪发光,她又退掉了手腕脚腕上的花环,这样,杨八妹第一次全身精光的展现
在众人面前。

  其他女兵纷纷自解罗衫,有的女兵还穿着袜子,也脱下来扔到一边。顷刻间
,地上纷纷扬扬全是女儿家贴身之物,香味异常。

  八妹又道:「全都坐下,分开双腿!」

  姑娘们齐刷刷坐成一排,分开了双腿,胯下粉红的阴道直接坦露在外,八妹
首先用剑柄插入阴道,说道:「为国尽忠了!」

  八妹说罢,手一插,一下将木柄连根插入,其他女兵也喊到:「愿随大帅!
」全都将剑柄插入自己阴道。

  一时见,几十个倾国倾城的姑娘胯下纷纷见红,血流落一地,此景色美艳不
可方物。

  辽军看女兵门自己脱衣,纷纷坐地,用剑柄插入阴道,不知道所谓何意,以
为她们在施妖法,都不敢上前。

  那将领怒道:「那些娘儿一个个都浑身精光了,你们还不敢上,女兵虽然硬
,阴道最软,上啊!」

  瞬间,喊声大做,冲了上来。

  杨八妹也清脆的喊道:「姐妹门,拼了!」

  说罢几十女兵赤身裸体,手拿各种兵器,和辽兵撕杀在一起。一时间,娇喊
叫杀之声再次响起,但仅仅一会杀声减弱,直至声音全无。

  又过一会,传来女子作爱之时压抑的低低的呻吟声。不一会,声音再也控制
不住,由「哼哼」「呜呜」,再到「呼哧」「呼哧」的喘息,再到「啊~~啊」的
羞叫声,在山谷中久久迴荡起来。

  就这样杨八妹和她柳莺十二骑在空地之上被无数辽军轮姦起来。

  这一战,杨八妹的红颜军三千人马全军覆灭,除少数几个女子战死及几个人
逃脱外,其他全部被俘虏,连同八妹,穆桂英一起,将在军营之中被无休止的轮
姦。





  第三回

  随后扬八妹被辽军押回大营,一进营地,满眼望去,四处都是被绑着的全裸
女兵,一个个花容暗淡,形容憔悴。

  没走几步就看到几个军兵抬出被绑在一淫具上的穆桂英,八妹这才看清,穆
桂英早已被姦淫的不成样子,一丝不挂的玉体上,一对乳房直楞楞的翘在空中,
白嫩的乳房被捏的青一块紫一块,乳头如充血的红枣一般鲜艳,双脚被扯开成几
乎一字型,阴道中插着一只戏凤棒。

  穆桂英脸红姗姗的,喘着粗气,向八妹叫:「妹妹,你好傻呀,都是我害了
你。」

  一辽军将领上前掰开穆桂英的肛门,淫笑道:「女将军在危难之中还能顾及
属下,实在难得。」说罢脱下裤子,就将自己的肉棒插入她的肛门抽插。

  穆桂英双乳一翘,本能的娇吟起来。

  八妹看着心都碎了,她哭道:「禽兽,你们快快放了穆姐姐,我什幺都愿意
做!」

  另一辽军将领道:「杨女将军果然豪爽,好啊!那就先请女将军在一个时辰
内玩弄自己到十次高潮!」

  八妹羞的凤眼一闭,点了点头。

  穆桂英急道:「妹妹,你不可以自己作践自己啊,不要中了敌人的奸计。」

  以八妹这少女的身体,想一个时辰内达到十次高潮几乎是不可能的,她自己
也清楚这一点,但是为了救穆姐姐一时,硬着头皮问:「敢问,小女子如何算是
达到高潮。」

  一辽兵捏住穆桂英的奶头说:「像这个丫头一样,乳房硬,阴道出水。」

  杨八妹心一横,娇声到:「好,本姑娘就让你门看看什幺叫乳房硬,阴道出
水。」

  八妹说完,俏生生的劈开双腿,拿出自己的绣花手绢,叠成条状,玉手握住
两头,卡在跨间阴道中来回拉扯。八妹的阴核在手绢的摩擦下渐渐的充血膨大,
给她带来阵阵快感,她优美的姿势让所有人看呆了。

  八妹的女兵看到自己的主将为了救穆姐姐竟然如此不顾惜自己,都十分佩服
,有些年龄较小把持不住的,跨下春水留了一地。

  只一会,八妹的高潮便来了,她丰满白皙的乳房翘了起来,卡在阴道中拉扯
的手绢竟然湿透了,春水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一地。

  高潮中,八妹看到一辽兵拔出插在穆桂英阴道的戏凤棒,另一辽将準备把他
的肉棒插入穆桂英的阴道,穆桂英无助的扭动着身体。

  八妹急叫到:「你们别再碰穆姐姐,小女子给你门表演女子最可爱的『一香
笑』。」

  所谓一香笑是江南女子闺房中的拿手绝活,就是女人的高潮持续一柱香的时
间。但也只有性格细腻,阴道细嫩最为敏感的女子才可能出现。

  辽兵深知此理,说道:「女将军何出诳语?」

  八妹现在什幺都不顾了,娇叫一声,挺直身体,纤手握住一只木棒,插进了
自己的阴道,而后,抬起一条腿,勾起玉脚,灵巧的跳起舞来。

  杨八妹能歌善舞,现在更是将肢体舒展的很开,为吸引辽兵的注意,那阴道
中的棒刺激得她高潮渐起。突然,她双腿一个劈叉,阴道贴在了地上,那木棒一
下连根顶入体内,八妹涨红着脸大喊:「别错过小女子的一香笑!」

  只见她阴道分泌的黏水从跨见流出,双乳铁硬的翘起,八妹玉手在跨间一摸
将粘汁拘在手心,而后又洒落在自己的身上,不一会,八妹週身都是晶莹剔透的
春水,和着香汗,在阳光下闪闪生辉,这时八妹早已经不能控制自己,低低的婉
转的呻吟起来,这情况一直持续了小半个时辰。

  在场的辽军和八妹手下的女兵那见过如此情景,都以为是仙女下凡,不由的
看呆了。

  但是,辽军并不满足,哪辽将还是把自己的肉棒插入穆桂英的阴道。两根肉
棒同时抽动。

  穆桂英也已经几乎虚脱了,但是为了安慰妹妹,笑道:「小妹真行啊,还会
一香笑呢,做姐姐的也不能输。」

  辽军淫叫道:「女将军何必逞强,几日来连日劳苦,还请将军用茶。」

  说罢,几个辽兵抬来一桶凉水,桂英不知敌人要耍什幺花样,正不知所错,
那敌人也不答话,掰开穆桂英的玉口,硬把水全都灌了下去。

  八妹已经意会到敌人的意思了,她羞红着脸,大叫:「禽兽,你们竟然这样
对待穆姐姐。」

  一辽军道:「杨将军还有八次高潮才达到约定所言,请吧。」

  八妹经历了刚才的一香笑几乎虚脱了,但仍然勉强直起身子,坐在地上玉手
握住插在阴道中的棒抽动起来。

  但是仅过了一会,八妹预料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只见穆桂英不安的扭动着
身子,红着脸冲着八妹小声的叫到:「好妹妹,你快点到十次高潮啊。我,我要
尿尿。」

  一辽兵摸着穆桂英涨的鼓鼓的小肚子道:「女将军纵横天下,怎幺,尿尿还
要叫妹妹,你自己不会了幺?」

  穆桂英此时被两名辽军的肉棒抽插着阴道,肛门,女儿家被这样刺激着,那
里还能尿出来。

  穆桂英早已被刺激的意乱倾迷,神志有点不清了,她哭着说:「小女子,小
女子尿不出来嘛。」

  辽兵又是一阵怪笑。

  八妹怒道:「禽兽,你们这样夹着穆姐姐,让她怎幺尿!」

  两名插着穆桂英的辽将一听,便调戏对穆桂英道:「小将疏忽,请将军原谅
。」说罢二人拔出了肉棒,但随即用戏凤棒插着穆桂英的阴道,肛门。

  那辽将又道:「女将军请自便。」

  即使如此,穆桂英的阴道与肛门还是插着戏凤棒,在这样的刺激下,桂英憋
着气涨红了脸,只见她那小脚勾起,把脚心的手帕圈的紧紧的。儘管如此,穆桂
英还是半点也尿不出来。

  辽军一阵怪笑,向着筋疲力尽的八妹喊:「妹子,你再不快点,穆女将军怕
是要被尿憋死了!」

  这时八妹已经达到九次高潮了,她努力站起身,伸手掐住自己的阴核一拧,
那润滑的阴道中又射出一股粘汁,有气无力的说:「你们谁来摸小女子,看我乳
房硬不硬,阴道湿不湿!」

  此时,穆桂英为了撒尿,无奈的扭动着娇躯。

  辽兵向八妹喊:「你不去帮你家姐姐吗,也许她在高潮中失禁的话,就能尿
出来了。」

  八妹无奈的爬到桂英身边,纤手拔出插在穆桂英阴道的戏凤棒,同时把手伸
进穆桂英的阴道,桂英不安的眨着眼,小声说:「妹妹,羞死了啊。」

  八妹知道怎样最容易让女人达到高潮,她道:「姐姐,别怕。」

  说罢,手在桂英阴道中飞快的揉搓,穆桂英羞的几乎死掉,不一会就全身颤
抖,羞叫着达到了高潮,伴随着姑娘阴道的抽搐,终于一股股的尿了出来。

  良久,穆桂英鬆了口起,抱紧八妹,两位姑娘相拥呜呜的痛哭起来。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